2016/02/01 18:12
說來其實挺好笑的,2015寫了兩篇日誌,年頭,年尾。年頭說的是一場吵架開始了2015年,年尾說的是七年前的EX結了婚。

然後來到2016年,1月1日的晚上,我們在曼谷,又是一場大吵,吵到我差點摔門而去。
結果劇情反轉的有點太快,1月2日晚上,也是在曼谷,他向我求婚。

我當然說沒問題!

儘管求婚細節跟不同的人重複了好幾次,但一個月之後,好像已然有些恍如隔世。

我在Waiter拿來甜品菜單的時候還傻逼的驚歎一句“他們的Menu會亮光真是好高級耶,難道是個升級版Kindle”,然後隨手放在桌上並沒有要打開的意思。等到打開,看到他事先做好再讓餐廳印出來的卡片,我真是驚呆了,他下跪求婚,邊上不知道哪裡冒出一束玫瑰花,哪怕這個一起挑一起買試了很多次的鑽戒,在這個時候成為了完完全全的驚喜。原來他一早訂好餐廳,訂好玫瑰花,做好卡片,原來他趁我玩手機還有和Waiter使眼色,還有在行前就不停地暗示我要帶件好看的衣服,因為我們要去Fine Dining,也一早買好了新相機,事後我才發現好多被我錯過的小細節,沒有想到這個摩羯座可以如此細心。

更好笑的是他原本的Plan A,提前好久就開始鋪排劇情設騙局的Discovery Bay。先說收到DBS的電話可以拿優惠券,然後又假裝苦惱沒有時間去銀行拿,隔幾天又借病假說拿到了優惠券,可以免費去Discovery bay的酒店過個週末。結果卻因為擔心天氣不好,終於選擇了Plan B,在曼谷求婚。

也許,遇到了對的人,所有的東西就都是對的了。

2015/12/22 17:51
我覺得,如果我會回來寫博客,那一定該是現在這個時候了。或者該說是三個星期前,只是前段時間實在是太忙了。

恩,12月6日,刷朋友圈,看到某人結婚了。
這不是我第一個結婚的EX,只是這一個有些特殊,所以我看到這個如此如此如此突然的消息,心裡是說不出的滋味。雖然沒過多久就可以一笑而過地把這件事情八卦給高中好基友們,但心情總是複雜的。

2008-2015,掰掰手指頭,原來已經整整七年了。七年以後,似乎所有的傷痛已經愈合了,如果不是刷到這條信息,也許我已經忘記了曾經多愛一個人,忘記了為了這個人流過多少眼淚。人原來還是對自己很仁慈的,最後留在記憶中的,終究是美好的東西。

恰巧最近一直聽《小幸運》,機具畫面感的歌詞句句戳中心裡。

【愛上你的時候還不懂感情。離別了才覺得刻骨銘心。為什麼沒有發現 遇見了你,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我想,在曾經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都相信他是愛我的,至少是愛過我的。甚至在經歷了一個突如其來的休止符,初初面對他模棱兩可的說辭,我內心深處始終在為他開脫,為他對我的殘忍開脫。
多年以後,我才真正撇開偶像劇的觀念來看世界,我開始懷疑那時候的沉迷是否真的是愛,不只是他對我,我甚至懷疑我對他的感情是否可以稱之為愛,是否只是不甘心。
我想我是無法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了,或許也不必糾結這個問題的答案如何,十八歲的時候覺得愛情是一切,現在二十五歲了,好像也到了可以扮作成熟的樣子說出一句,重要的是經歷是成長。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擁有著後知後覺的美麗,來不及感謝是你給我勇氣,讓我能做回我自己。】
不久前名媛分享了新男友對她說的一句情話,我在你的世界里迷了路。
我曾經在那個失去某人的世界里徘徊不前,無法抽離,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覺得我心死了,我對任何事情任何人都無感,如果現在回頭看,不可否認我錯過了很多。但說一句俗不可耐的話,成長是一個累積的過程,並不是突然某一天就開竅了。
後知後覺,我依然慶幸遇到了他,陪伴我渡過一段值得回味那麼多年的高三生活。忙著瘋瘋鬧鬧,沒能考上復旦(哈哈哈),也才會有現在的我,才能在異鄉遇到一個愛且適合的人。人生的每一個拐點,說不定就走向了另一個方向,不是硬要灌自己乾了這碗雞湯,但真的,感恩,遇見你,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2015/01/01 15:55
2015年,以一場吵架開始。

在一起快一年了,最近半年頻繁吵架,我流過的眼淚比過去這24年加起來的還多。也許是為了標榜自己成熟了些許,也許是不願意真的用筆墨留下證據,縱使每次思緒萬千,我都沒有在這裡留下一字一句,今天似乎到了某個極限了,我覺得我受不了了。

在餐廳裡的時候很生氣,一開始真的很生氣,然後突然就不生氣了,和他說的一樣,他很累,因為他說了多次的事情我不聽。我也好累,真的好累,和他在一起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分分鐘都會犯錯,一不當心就要接受懲罰。

他的確很優秀,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意識不到,或是不願承認自己在面對我的時候,常常會有不經意間的打壓。他說我常常情緒失控,但他看不到自己被情緒左右的時候,他以為他不在意的事情,事實上都在潛意識裡作怪,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踩到一個雷。而當我還絲毫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麼讓他生氣的時候,他用一臉陰沉的冷暴力,開啟爭端。

他說要回家,我說那就回吧。我卻一點都感受不到自己的賭氣了,只剩下心灰意冷,覺得這一切充滿了諷刺。他昨晚說的話在此刻充滿諷刺,我臉上慢慢花開的妝也充滿諷刺。2015年的第一天,這樣開頭,這樣結束,完美詮釋諷刺兩個字。

他頭也不回的走回家了,然後我在他離開的原地坐了整整一個小時,就像上次在food court吵架一樣,我坐在原地沒有離開。就是好累,好累,好累。20度的天氣依然溫暖,我卻漸漸感到身體冰冷,來來往往的行人腳步匆匆,我坐在街邊看新聞描述家鄉發生的慘劇。

媽媽說,太委屈就不要退讓了,這樣過一輩子沒有必要,我的委屈和退讓要他懂才值得。

所以,到底值得嗎?

2014/09/28 17:06
上次寫了一個開頭,有點什麼事情忙就擱置了,然後一直也就懶得再寫了。總之,生活一成不變,心理卻發生了一些改變,我希望會是一個好的開頭。

如今的我算是明白,相互的愛是多麼難得,你所深愛的人在你眼裡真的會發光,看到的全是他的好,哪怕不好的地方也覺得好。
所以,我想我是瘋了吧。

2014/09/23 21:46
距離上一次寫blog真心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這段時間發生了多事,幾次打開頁面最終還是關了,寫了些什麼最終還是刪了,難過憂傷的情緒佔據大半,如此寂寞的感覺,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了。

這幾個月來工作陷入比較困頓的階段,很多事情也超出我的控制,由此帶來的怠惰情緒影響到了我整個生活。我發現我開始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沒有行動力,開心不起來也不至於傷心難過,眼淚流的很多,莫名其妙的崩潰,以及睡眠再一次開始出現問題。

這一次我害怕了,於是約了心理醫生,深入地聊一聊。
於是這一聊就一路繼續到現在,醫生說我有抑鬱情緒,我們每週保持做大約一個半小時的session,嘗試通過對自我的探索和認知來解決心裡的問題。

2014/07/20 00:52
I just didn't want to be alone tonight.

2014/07/07 20:57
Skins看了無數遍,尤其是第三季。雖說一二兩季是經典,但我就是喜歡Effy,於是第三季第八集看了大概至少三五十次了吧。
昨晚擦乾眼淚,抱著電腦,先是在Youtube很random的看一些Skins的片段,然後連著看了兩遍第八集。
看到Effy面對發飆的Panda手足無措,之後對Emily說的一句話。
- Do I ever get to be upset? Do I ever get to be anyone but me?

我總是告訴自己,This will never happen to me again,I won't let this happen to me again,但事實上同樣的雷區一直在踩,同樣的錯誤一直在犯,我做不到無所謂,曾經最擅長的假裝技能竟已喪失。
我也奇怪過去那個堅強的自己到哪裡去了,那個可以輕輕鬆鬆偽裝起自己,就像Effy那樣可以make sure everything's under control的自己,到哪裡去了?如今就剩下一顆玻璃心,淚點比笑點還低,怎麼破?

Effy最終精分了,愛人死掉了,人生贏家跌落人生谷底。最新的一季真的很難評價,看豆瓣影評,很多人對Skins一到七季的評價很搞笑,就像吃西餐頭盤吃的是魚子醬,最後上甜品卻端了一碗翔。第七季確實腦殘,且不說天台樓頂粉筆補習,咖啡複印妞轉身就做Trader逆天來襲,但或許真的只是因為看的心境不同了吧,或許換做是今日的我頭一次接觸Skins,也會覺得那群裝逼的少年嘚瑟些什麼,那個屌到極致的Effy自以為牛逼哄哄又如何。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踏入社會,哪怕曾經鋒芒畢露,最後也一個個被現實強姦得有苦說不出。有影評寫得好,不論你十幾歲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成人的世界總是那麼冷漠殘酷。

成長是件殘忍的事,We all get lonely here, ok?

2014/06/21 12:12
願賭服輸?



輸不起。

2014/06/15 20:10
昨晚沿著彌敦道一路走一路走,我覺得我需要理一下思路。於是一走走了將近一個小時。

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己是個愛哭鬼,淚點太低笑點太高,這樣的女人是不是很難得到幸福。最近眼淚流的真的有點多,動不動就眼紅,哪怕嘴上不承認,心裡也不斷在駡自己傻逼,可是就是忍不住。那句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you zuo you die don't ask why用在我身上真是再恰當不過了。我總有這種奇怪的本事,在開心的時候搞點不開心的事情出來,把別人對我的好攪黃,把愛我的人嚇跑,明知道不該碰的問題非要去碰,以為自己有一顆強大的內心什麼都可以handle,其實脆弱的玻璃心一不小心就一地碎渣……

每次在他面前哭,一邊哭一邊都很後悔。被自己滿身的刺刺得痛得不得了,我想要他的擁抱來溫暖我,卻又擔心刺傷他;我想要他替我拾起我那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卻也心疼他傷到手。我不捨得他,自己卻又總是作死,不作不死,我到底在想什麼?

事實上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愛上這樣一個他,而恰好他也愛我。我自覺從未遇到過這麼好的人,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踩到任何一個雷,而他卻那麼包容我的壞脾氣與任性。於是在如此美好的感情面前,我開始幻想一個有他的未來,開始憧憬永遠,這似乎於我從未發生過,同時也讓我第一次這麼害怕失去。

我想我一路來都是很自信的人,在感情上面很警覺,時刻做好全身而退的準備,哪怕受傷也無所謂,我不信誰非誰不可以,我從來都不害怕失去誰。小時候身邊有很多男生圍著轉,我卻偏要選離我最遠的那個;朋友都說那個他配不上我,我卻更是義無反顧,哪怕被傷得很深;即便自己知道我和那個他不合適,我也撇撇嘴說沒關係至少我們曾經開心過。從小到大總是逆流而行,活在當下,不知道是否是為了與衆不同而作出某些選擇,但一定都自信自己能夠放得下。然而去年第一次遇到失控的局面,我的自信不見了,我發現我也會因為自己而受傷,不同於過去那種別人帶來的傷害。

原來是時光把曾經的桀驁不馴一點一滴消磨乾淨了,原來那一份從容自信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慢慢迷失了,我開始變得患得患失,24週歲的人生關口,我發現自己前所未有的不自信,我開始感受到青春年華的逝去,雖然這樣說有點好笑,但我好像漸漸明白了究竟什麼叫做“傷不起”。

這讓如今的我格外沒有安全感,我擔心自己會沒有退路。

我不想這樣。

為了我深愛的人,也為了不再刺傷自己,我想我需要找回我的自信。我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去愛他,我不想錯過好不容易找到的他,我想好好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所以我沿著彌敦道走了很久很久,我想要理清楚我的思路,我要知道自己要什麼,而為了得到我想要的,我該怎麼做。

那麼,我該怎麼做呢?

2014/05/21 23:36
今夜實在無聊,又點開fc2,其實有很多事情想要提筆寫下來,卻無從說起。上週在備忘錄里記下一句話:

請不要再做在路上流淚在風中淩亂的傻逼了好嗎?

真的,上週情緒跌到谷底,經歷各種不順心的事情,被各種人放飛機,房子續租與否的事情等等,然後某一天回家的路上突然就忍不住哭了,路上全是人,眼淚卻止不住。一邊覺得自己傻逼的無藥可救,一邊又不知道還能有什麼其他反應。
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和朋友關係搞成這樣過,同時還是我不斷地在努力嘗試修復我們之間的友誼,可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要獨自承受這樣的態度與這樣的結局。和Mon聊過這件事情,我說我也知道自己任性的一面,脾氣不算太好,但同時我相信我是足夠通情達理的,何況我交朋友也很挑人,在我世界裡不應該出現鬧翻這件事情。她說她不覺得我任性,只是我外表看上去比較高冷難以接近而已,而火妹這樣看上去和誰都很好八面玲瓏的人,才是她不喜歡的。她說她從上次一起旅行的時候就發現了火妹的問題,包子的性格或許只是她的偽裝而已。聽到她這麼說我一開始很驚訝,慢慢慢慢,這些天所有的行徑都印證了她的說法。那天看著她和愛麗絲大吵一架,她的神情讓我覺得無比可怕,我站在邊上不知所措,一邊又淡定地和漢子發微信說,我五分鐘后就下來,你稍等。也許是知道註定就是這麼個結局了吧。
所以,至此,友盡。

我覺得我簡直無法再承受別人不斷向我拋來的負面情緒,當然現在一切已經好得多,但上週的那幾天,說分分鐘可以哭出來一點也不誇張。
卡哈最終還是和V斷了,刪了號碼不再聯繫,雖然不知道她能堅持多久,但我知道她是真的受傷了,如此如此在意的人原來不過是個花花公子,所有的問題都是真的,所謂付出真心卻是假的,這樣的口是心非男人實在可怕。同時哈娜被男友劈腿,立馬分手了。我聽到的時候簡直難以相信,這麼好的女生竟然也有人捨得劈腿?!
卡哈一臉幸福地談論自己多麼喜歡V的神情我還記得清清楚楚,哈娜說她和她的男神在一起了的少女情懷也在我眼前,怎麼一眨眼間什麼都沒有了。

阿囍說,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但人家是八,你是九,就無語了。

我就是九吧,媽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