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2 18:32
下午路过宿舍的盥洗室,看到阳光从玻璃里透过来,有人在这样的光影中洗头,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很温暖很美好。
走在校园里,路两边的梧桐树似乎就是在一眨眼的时间里长出了新叶。上两个星期还光秃着的树枝这几天已经茂密起来了。宿舍门口的路上隐约看见有人用喷漆写下的XX生日快乐,很大的字,沾满了一条路的宽度。稀疏的树影在地上隐隐绰绰,甚至可以听到树叶摇曳的声音。很喜欢这样的阳光,微风,还有步履匆匆的自己。
从室友那里听到别人对我的评价,据说还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见。“很神秘”。是呀,人家都说我看上去让人不敢接近,真的么。
是一直给人这样的感觉,还是现在的我习惯把自己保护起来。好像这样的评价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总觉得生活当中缺失了一些什么,所以始终惴惴不安,无法安下心来。
很希望这样的阳光,这样的天气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至少身在其中,会有少许温暖的感觉。还有青春的感觉。
青春所剩无几,谁甘心两手空空。

2009/04/19 02:00
We'd be good together. Don't you think?
No.
Why?
Because I'll break your heart.
Maybe I'll break yours.
Nobody breaks my heart and anyway, why would I want that?

Skins 3看完了,一开始觉得很失望,然后一集一集看,看着一个一个的角色饱满起来,看到每个人的青春那样铺展开来,无奈的,疼痛的,糜烂的,等等等等。
无处安放的青春。
一边看最后一集的时候,一边把自己左手的指甲涂成橙色的。我也想要青春,可是现在只有一种透支的感觉,好像所有的东西,都透支了。开心不起来,笑不出来,连聊天都没有兴致。白菜打了很多电话给我,可我真的没有心情,对不起。已经持续了很久了,对不起。
你在乎我么。
没有人在乎我吧。
没有人在乎我了。
光和影的镜头,似乎很熟悉。

2009/04/10 00:57
感觉手边有忙不完的事情,却可以在一切都逼着我抓紧时间前进的时候悠闲地坐在电脑前边吃零食边看剧。
昨天准备历史作业弄到两点。
明天要大英期中考。
下个礼拜化学作业。
下下个礼拜考1600米。
CIEE的课落下好几节。
这个周六日语课没办法去上。
现在嗓子难受的说不出话。
最近也许是和颜悦色得久了,太累了。
明明心里已经很火大要爆发了,还是能够微笑着淡定地告诉别人,没关系。
精分了。
英剧。
美剧。
日剧。
动画。
一个不落。
今天去帮别人拷了1G多的BL DRAMA回来。刚才还打开了听了几个。
寻找拟声词。
虽然一点爱都没有。
我要么真的很空虚是么。
那天和姜说,为什么某人在的时候我嫌烦,离开了我又舍不得了。
她说,女人都这样,因为你现在没有人喜欢了。
是这样么。
当最后一个爱慕者都离开了,即使曾经再讨厌他也会舍不得。
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么了太多了。

最近意识流得厉害。

2009/03/27 01:24
我们听到她的名字不会感到肉体的痛苦,看到她的笔记不会发抖,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她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情感现实逐渐地变成心理现实,成为我们的精神现状:冷漠和遗忘。
其实,当我们恋爱时,我们就预见到日后的结局了,而正是这种预见让我们泪流满面。

你永远不能拥有太多的天空。你可以在天空下睡去,醒来又沉醉。在你忧伤的时候,天空会给你安慰。可是忧伤太多,天空不够。蝴蝶也不够,花儿也不够。大多数美的东西都不够。于是,我们取我们所能,好好地享用。

如果他为了一个女人离开你,你是可以宽恕他的;如果他为了一个理想离开时,你就不能了。你认为你是前者的对手,可是同后者较量起来,就无能为力了。

不过这算得上“相逢”或算不上“相逢”,有一点却是类似的——怎样意料外的局面下遇见,寂静的错肩后,依旧什么也改变不了。
相逢之后无声无息。

心情的迷惘,或许还会有其他原因。只是它们藏得很深。生活中的大起大落兴许也可以解释,只是得意失意的根源在哪儿,我还不清楚。

飘摇的时代让人逆着永恒行走,一边梦想永恒。

男人心中对献身有一种不可避免的爱好,从中产生了对孤独的恐惧。——他想成双成对。天才人物却想一人独处,即孤独。
荣耀,就是一人独处,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献身。
这种对孤独的恐惧,即忘却自己外在的肉体的需要,就是男人们所高雅地称谓的爱情的需要。

我早就确信完美只能是部分与偶然的,因此无需苦苦追求,事物的真正实质当事物解体时自己会显露出来。

……

来自王小波,毛尖,波德莱尔,落落,卡尔维诺,毛姆,桑德拉,可记不清哪句是谁的了。

2009/03/27 01:05
为什么这样,为什么所有人到最后都要离开我
我只是想要被爱,一旦不被爱我就觉得不安
爱在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还是不存在的吧……

看到这里的时候,眼泪直打转。
不知道是哪一天开始,自己看剧更多的是爱上女主角。对帅哥的爱老是挂在嘴上,可是越来越多地发现,故事当中的女孩子往往更入我心。
上野树里很漂亮,好喜欢。她说的这些话让人心碎,倔强而淡漠的表情,似乎习惯了被人抛弃,看惯了离开的背影。
折翼的天使们。

最近有些情绪化,今天又发神经把身边的人吓得不轻。
昨晚梦到不该梦的人,不该梦的事,虽然故事当中的脸模糊到无法辨认,可却好像认定了是谁,也认定了不该梦到这些。
对不起。

某人出乎意料地答应了请我吃饭。几句玩笑而已,当时说着玩的,他倒认真了。
我和某呆说,关于他我高二的时候就想通了吧。某NPC君当时一句话点醒我,错过的多了不就是没有缘分了么。
多少时间了,总是我去找他的。推推嚷嚷的,始终不舍得把他遗忘。
昨天却是他主动来和我说话的。
一切还好。

敲这些字的时候,循环播放着,草泥马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