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3 23:40
几乎每天等到12点,却说不上一句话。
然后或者是收到一句道歉,或者是一句晚安。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似乎在夜深人静总变得格外任性。
我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也常常告诉自己说,给彼此个人的空间是必要的。
可是,有的时候,骄傲和倔强并不听我的话,尤其寂寞的时候,往往控制不住自己。
然后在偏执的时候质问自己,凭什么是我躲在浴室里哭,出来还要解释说是洗澡的时候弄疼了眼睛。
也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有点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好哭的。
大概是觉得,你对我有些爱理不理的感觉。
说穿了也只是一厢情愿的要等,在你最忙的时候偏偏要等你空下来来陪我说话,承认吧,是我自己傻,其实只是太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