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7 16:15
早上九点不到,爸爸就不停的来我房间吵我叫我起床,嚷嚷着说昨晚那么早睡怎么还在睡。
确实,昨晚十点就躺了,可是一直清醒得很。起初是肚子疼,只能躺着,然后半夜起身,我告诉他我睡了,然后在床上一直坐到三点。
其实昨晚到家不是很开心,大阿姨的一句话让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我受不了大人们用他们特有的论调教育小孩,好像历来玩游戏和好学生就是对立的,我也受不了那几句“你要是有别人努力的一半肯定能进复旦”,似乎在他们眼里我就是那个一见到就总是坐在电脑前的小孩。
妹妹碰到我说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日漫和耽美,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些,所以经常只是随声附和。我不喜欢听到她满口是那些漫画人物,说话总要夹几句日文,但昨天她和我抱怨的一些让我不得不理解她了。她说她想买个iPod,可是家里没有她能用的电脑所以买来也没法用,她说自己唯一的网络生活是瞒着爸妈偷偷用手机上晋江看耽美,她说爸妈连KTV都不让她去。初中的四年呆在一个只有个位数男生的班里,她的娱乐生活就是和身边那些同人女们交流耽美,天天挂在嘴上的就是攻德无量,万受无疆。
昨天和家长们讨论香港之行也弄得不太河蟹,先是不同意让我们四个小孩自己去海洋公园,再是不同意我和妹妹住一间房,理由无非是“你们几个小孩子怎么照顾得好自己”。
晚上靠着墙角坐在床上,想了很多,他们了解我到底有多少。
妈妈形容我是个淡定的人,不会大喜也不会大悲。其实不完全是,只是在他们面前,我总是很平静,未必会表现出自己的心情。身边的一些朋友知道,我的脾气不太好,只是在有的人面前我会掩饰而已。
经常会有把别人弄得莫名其妙的时候,我知道,莫名其妙的哭过笑过,有时候有人能理解,有时候引来侧目,我都知道。记忆中,也会有朋友不问为什么只是给予我拥抱,还有依靠,也会有难过的时候身边的人不明所以自以为有用的安慰,却带来更多的疼痛。
终究是个任性的孩子,我总是这样形容自己的。
听起来写的都是些无病呻吟的东西,可是昨天晚上,真真切切地去想这一切,窝在墙角,孤独而任性,却是无比的真实。想了很多,甚至有冲动深更半夜爬起来写博客,可是最终没有,而昨天想写的那一切到了现在也确实所剩无几了。
昨晚是思绪混乱的一晚,在看到那一句“老婆我也很爱你”的时候,眼泪几乎是夺眶而出了。流泪的原因未知,但我知道我告诉你“很爱你”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