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4 00:17
我把心掏了出来,你在上面切了个小口,说,放回去。
-------------
看到这句话,笑了好久。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很认真的想象出一张脸,一个表情,冷冷地说,放回去。
现在坐在寝室里,穿着羽绒大衣,围着围巾,戴着帽子,手上是电热的手套,还是觉得好冷。同住的人在这样的天气甚至还穿着衬衫。我怕冷,今年格外怕冷。
有一件毛衣,觉得太厚了所以去年几乎没有穿过,这两天已经拿出来穿了,还是会 在对着电脑的时候,不住的发抖,觉得冷,浑身冰冷。
有人问我,明天怎么过。
还纳闷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突然想起来已经快圣诞了,然后马上拿这句话发给正在聊天的HH。我说,明天怎么过。
答案和我想象的差不多,也和我之前回答别人的也差不多。
呆在寝室啦,还能怎么过啊。
其实很想回家的,家里很暖和,家里有好吃的,家里网速比这里快。
虽然一个多星期之前,和爸妈大吵一架,差一点就离家出走了。那是去学校前一天的晚上,过了凌晨,大吵过后,我站在房间里,看着窗外,想离开。
手机没电了,身边没钱了。
如果不是这两个原因,或许那天晚上我就离家出走了。
也只是或许而已。
用了几个晚上看了落落的那本须臾。别人告诉我,你看了肯定会失望的。其实对她也没抱什么期待,但是读的时候,关于她逃课,她离家出走,一个人去北京,看的还是很津津乐道的。
可是我没有她的勇气。我也会逃课,逃一天的课,逃课在寝室睡觉,或者逃课回家。却没有勇气一个人去另一个城市,没有任何征兆地离开。我顾及的很多,我就算离家出走,也一定会很快就憋不住要回家的。不会像那个女生那样,一走就是一年,自己生活,在陌生的地方。
圣诞为什么不出去玩呢?别人问。
我说,好像都没把圣诞当回事儿呢。
她问我,因为每天都太开心了么?
其实是每天都太平淡了,完全没有感受到节日的气氛。
我告诉过自己,想要好好地享用,静静地生活。取我们所能取,无所苛求。
但是总是有太多搅乱我心的事,还有人。
论文,论文,论文。
考试,考试,考试。
他妈的意识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