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6 22:18
忍不住地想把Skins再翻出來看,想從第一季開始看。大概是因為大一就快結束了,又覺得自己丟掉了一些東西。
看到毛尖小姐說,原本以為我們都是些只有青春期但沒有青春的孩子,看了《裂舌》以後,發現我們連青春期都沒有。

-They fuck you up.
-They don't mean to.
-But they do.

第一季的時候喜歡Effy,因為我喜歡Tony,因為她是Tony唯一在乎的,猜不透的人。我喜歡這種女孩子,很酷,壞壞的,但總有人保護。
第二季的時候喜歡Effy,不只因為我喜歡Tony,不只因為她在Tony做噩夢的時候給他念書,在Tony笨手笨腳的時候幫他整理衣服褲子,在Tony無法去Party的時候帶他去。我喜歡她冷冷的眼睛洞悉身邊的一切,邪邪的笑,十四五歲的孩子比誰都成熟。
第三季的時候更加喜歡Effy,Tony不在了,她在我心中也被獨立開來。原來她也有她把握不了的,承受不了的事情,她的脆弱,迷失在酒精,毒品,慾望,還有孤獨當中。她不再完美,卻更讓我喜歡。
每次想到Skins,這種感覺就變得很真實。似乎这一切的生活与你并不相关,却始终可以触及到你内心深藏的某个角落。好像很近,但又很遠。
無處安放的青春,這個短語被無數人說了無數次。
我也未曾肆意地年輕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