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2 21:07
回到家已經兩天了。上海熱到不行。
回來的兩天,整整兩天的時間,我就做了一件事情,空之軌迹。
一打遊戲就控制不住自己,家裏網絡還是不怎麽穩定,幹脆拔了無線網卡,專心RPG。空軌做的真是好,只是我愛的約修亞到現在還沒出場,真是想念他喲。
昨晚真真正正的是一晚上都沒睡著,在床上滾來滾器,然後爬起來,然後站起來,走出房間被熱浪再熏回來,然後又是一輪。後來發現娘也睡不著,于是阿拉兩個很可憐的躺在一起失眠,再然後我就聽到她打呼了。玩手機遊戲玩到眼睛酸,睡不著。看書看到無聊死,睡不著。坐在牆角數數,睡不著。
失眠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其實不能算正宗失眠,我過的還是夏令東1區的時間。于是,今天下午我睡著了。
這次出去玩,都沒有買些什麽小禮物的,現在有點郁悶,過兩天碰見筠姨她們,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之前的經驗總歸是,買很多回來都不記得要送,留很多在家裏完全是浪費,而且那些真的是很小很小的禮物,哪怕是紀念品,都死貴死貴的,我還真不舍得買。
幫娘算賬去了。慢叫再來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