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2 01:07
哭的停不下来,却不明白究竟为的是什么。

也许为了一个失落的旅行梦。
似乎从2005年起,每一年的夏天,我总是要出去旅行的。走走停停,看看世界,天大地大,看看自己,旅行的美好,不用多说。欧洲,美洲,澳洲,去了一次一次又一次,是幸运,是开心,但命运却始终待我如玩笑,最想去的日本一拖再拖,计划搁浅三五次,现在我已然放弃。然后我告诉自己,那就跑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嘛,做了多少宏伟的梦,也不是没有周详的计划,却在最后关头一个一个流产掉。
青海出行之前的一天,高烧赴院,不得不放弃整个行程,四天里面跑了四次共计三家医院,第一轮过后再度病倒,修养到八月中旬,再也找不到旅游搭子,唯一可以期盼一下的西塘之行,又在出发的前一晚,也就是现在,再一次失落。
我真的不贪心,可是为什么总是要这样折腾我呢。
这个暑假如同被诅咒一样,事事不顺,旅行计划们的夭折,对我的打击比想象中更大。从很高的期望瞬间跌落,真的会痛的。

也许是因为找不到自己。
很多时候都心疼自己,更多的时候又怨自己。和八戒在一起,虽然摩擦不断,但快乐仍在。
然而,人生总得有点难以释怀的硬伤,比如缺陷,家庭,甩了你的旧爱。就像鞋底脚心处扎了根短钉,平时走路并不会碰到,兴高采烈蹦跳时偶尔扎那么一下,道路崎岖坎坷逆境时就会步步扎在肉心。背上的包袱朋友可以帮你分担,艰难的环境长辈可以帮你驱散,但是鞋底的钉子,你不说永远没人知道。
以上这段我不知道是谁写的,却字字入我心。
某人就像我人生中难以释怀的硬伤,到了某些时候,往往扎得我生疼,比如现在。
今晚是和他有关的纪念日,四年以来始终无法直视,但内心深处终究没有忘却。那一种心碎,但愿一辈子仅此一次。
但是,与这有关的一切一切,长久以来我却没有勇气和任何人诉说。我偶尔和朋友提起那一段,似乎已经全然放下,以淡定到类似于旁观者的身份来谈论,但事实上,难以释怀的硬伤始终是硬伤,过多少年都在那里,也许疼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隐去,但伤疤始终还在那里。

哭着哭着,泪干了。
人说,一生只谈三次恋爱,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
懵懂早过了,铭心刻骨仍在身后,相伴一生的那一个,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