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3 22:53
很难回答这个问题:我要用多少句“XX的”才能一泻我心中汹涌翻腾着的恶心感。
压在我身上的是两座大山,一座姓戴,一座姓李,其中一座山上站着个姓顾的才子,左右手都提着沉重的中国五千年文化,另一座上坐着快进兄,嘴里念念着:“请将作业打印出来,做完后,在下周一(1月18日)下午三点前放入我在学院二楼的信箱。练习答案在下周一晚上公布。”
很想在20号考完的那天找DZ这种人出来,那时候被逼的满腹诗书的我一定还能和他交流畅谈甚欢,或者找米娜桑出来听我出口成章,审美意识形态这样的东西,可能将来这辈子都不会再记得了,抓紧那两天时间装装笔,能不至于浪费背的那么辛苦的心血。
但是,在考试之前仅有的这四天里,我能背出所有这些狗屁东西嘛????!!!!XX的!!!!

文心雕龙和镜与灯。
屈原和但丁。
为什么我连魏晋南北朝时期流行的胡服款式为直领对襟窄袖开叉都得知道。
我怎么能记得住你们这些汉字每个都属于六书当中的哪一种。
五门专业课。
古代汉语古代文学文化通论外国文学文艺理论。
要在一个星期里自学成才。(现在还只剩4天了)
人生还有没有可能更悲剧一点。

平安度过2010年1月20号,我都能对自己肃然起敬。
赵某登戴山而小鲁,登李山而小天下。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