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27 23:39
回初中溜达了一圈,找了陈老师,然后一大帮子人涌向一个小店吃饭,最后杀回大宁唱歌。于是今天我累死了。
吃饭的时候坐在一起,一个一个把初中时候大家的学号回忆了一遍,从1号滚到56号董二蛋,几乎所有的人都记得。我记性真好。也许是因为那时候收作业收了好几年的关系吧,高中那些人的学号,我从来没搞清楚过。
(题外话,我现在像瞎子在打字,摘了隐形眼镜卸下脸上所有的东西以后刷了一层面膜。导致现在没法儿戴眼镜,又因为很累抱了个键盘离显示屏超远,所以基本上打出来的是哪些字我自己都看不清。)
Anyway……
刚才把指甲剪了,剪得很短,似乎是有点贪心了,难道我还真指望自己在走之前还抬起这双“尊贵”的手弹一弹琴么。对音乐的爱早就不知道消散到哪里去了,今天唱歌唱得好累好累,我都没怎么唱,坐在那儿都困得快睡着了。
意识流啊我,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焦虑,我这两天心情总是不好。虽然和大家闹在一起笑啊笑的,但始终不是很开心。到底在忧伤个什么劲儿啊我靠。到现在东西都没有理,房间乱作一团,该买的都还没准备,每天见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可是还是希望能够呆在家里。
成绩一门门都出来了。
我对自己肃然起敬。
和大一上的时候一样,最差的成绩是B+,面对如此严峻的考试,自己又复习成这种状况,最后能考出这个成绩,我为了攒这些RP到底默默地踩了多少狗屎啊。
我不开心我不开心我不开心。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开心。
我考试考那么好我为毛还是不开心。
犯毛贱啊。我靠。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