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0 17:33
很久没有读到一本书,能让我感受到如此强大的情绪感。这一种控制不住的心痛还有流泪的冲动,很久很久没有遇到了。

上一部让我震撼到的书是白夜行,震撼的是东野圭吾强劲的叙事手段,还有在故事最后,平淡默然的外表被层层剥开之后,只看到的那一个惨烈的内核。
叶老师推荐我看的白夜行,她说在读完之后,对于书中的谜题再次提出了种种疑问,例如,用通俗的语言来说,雪穗到底想干嘛。电视剧里的处理让我觉得厌恶,一句“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被翻来覆去地叨念着,作者原本精心构造的一场场迷局,在电视剧里被擦去了疑点,直接抹杀掉所有精彩。我不喜欢。

我在上上个星期的公选课上读杨绛的我们仨,这一本书拖了三年以后,总算是拿来看了。我坐在教室后排,比较中间的位置,前面没几个人,于是结果就是正对着老师,我对着一本书强忍泪水,情绪“失控”。看完书中第二章,我再也没有继续的勇气,只能放下书本,趴在桌上,把脸埋下去,想要消化掉这一些泪水。不料越想越伤心,花了很久才得以平复。
哪怕是现在,就看着书中的目录,还是会有心痛的感觉。
第一部, 我们俩老了。
只有一页。
第二部, 我们三失散了。
让我情绪激动泪流不止。
第三部, 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点点滴滴细腻的文字,我就此为杨绛折服。说这一句折服,就够了,这就是我对这本书的评价了。

每次看完这一种“马上上豆瓣打五星”的书,都觉得无法去评价,语言在这个时候绝对是最无力的东西。我想我也许不过多久就会忘记书中所写的那些东西,可是这一种阅读的感受却是很难忘掉的。就像有的时候,比如在推荐别人书的时候,我自己很难说清楚这部书究竟说了些什么,内容慢慢地就被淡忘了,记住的就是那种当时阅读完的震撼感。比如动物庄园,比如看不见得城市,再比如我别无选择,爱你就像爱生命,还有早些年读的我的帝王生涯,活着,都是别人问我的话,我必然推荐的,曾经震撼过我的书。
小一点的时候读小说,那些名著们,大一的时候读很多传记,近现代的外国文学,大二的时候被专业课逼的读古希腊文学之类的,都从中获得了过去从未体验过的“读书感受”。到了现在,更愿意去读那些别人说给我听的道理。
我觉得写小说的作者们,尤其是外国文学,大多数都从没想过要通过自己的作品去教导读者什么东西,读者自己愿意从作品中找到什么,那就是什么。比起从小到大被老师逼着读的那些名著也好,SB散文也好,该从文中学到些什么,也都是被安排好的,你必须顺着规定的为你画好的那条路去思考,去接受,不给你走歪门邪道的机会,于是从来不懂得质疑,不懂得批判。就是这样的教育下,我自认为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去接受那些,我本不愿接受也不该接受的东西,例如那些逢其文必背的作家们。
等到我反应过来这一切的时候,真的是太晚了点。
半个月前借的那本马克思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还没开始读。要抓紧时间了。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