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9 00:56
这学期很早很早就开始了期末应考的准备,虽然没有太大的实质性收获,也没有带给自己多少心安。但面对前所未有过的十一门考试,不做点什么实在是不敢。

上个月开始读西方文化的讲义,经过我的精简以后,仍有四五十张纸的全英语内容,外加一本又厚又重的英语书,一本中文的,书桌上还摊着去年外国文学史的教材做一些参考,却让我第一次觉得,学习好快乐。
看到玛丽老师给我的作业上写Great job, excellent English之类的话,心中也有小小的欣喜。
这个月开始读说文解字,又是一桩乐事。拿着铅笔把有趣的小篆字型画下来,看着满页从没见到过的汉字,多少觉得,这还是有点学术力量的。
再有就是传统应用文的学习渐入佳境,从最初一个字也看不懂,到现在不看资料也能憋出一些尺牍,还用文言文和繁体字给喜舜写了严格遵照传统书信格式来的家书。看着满屏的青鉴道鉴慈鉴,雅正斧正双正,惠存贵恙垂爱这些字眼,现在倒也开始觉得舒坦了。

最近大多读的都是古代文学,今天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再开始读唐宋散文,读到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伤感到不行,尤其那句“天意以余菲薄,不足以享此尤物邪?”,几乎哽咽。果然留名的千秋历代才女中,在我心里仅此一人。之前作业写的是李清照,由于老师很宽容地说,不要求论文,写随笔也成,我便偷了这个懒,拿了易安词翻来覆去读了三遍,没有查任何资料,便动手写了。这一读,又再一次,一点点地陷进了宋词。
董桥的书里看到一句话,“唐诗妆残粉薄之后,引来的是载在扁舟上的宋词,满城的吹花小径,满城的听雨高楼,也有矜严也有温柔。”
确实,诗庄词媚,我也喜欢这样的。初中以来一直爱词,只读婉约,甚为痴迷。尽管爱东坡,却更赞同易安的“词,别是一家”。
扯远了,还是别太正经了。

无序摘录一些多年以来一直深爱的,或是最近读来忽然心生感慨的长短句,凭记忆(和搜狗的帮助orz)打下来,句读不能确定了。

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携手佳人,和泪折残红。为问东风于几许?春纵在,与谁同。 (苏轼的众多江城子之一,这首很少被选入选本中,可我就是喜欢。)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千秋锁。角声寒,泪阑干,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谁人说!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须知秋叶春花促,点鬓星星,遇酒须倾,莫问千秋万岁名。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以上,就当我2010年的最后一次zhuangbility。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