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2 20:13
许久不写日记,发现FC2又复活了,想来敲点字,一点开这个页面,就想打这句话,“转眼……”。

我写博客最喜欢用的一句话就是“转眼已经XXX了”,是啊是啊,真TM是转眼间的事情,老子都临近毕业了。前些天和党员说起来,去年春天的某一天,叶老师她们拍毕业照,我们下了班唱K通宵之后的一大早赶到学校,顶着个黑眼圈与学姐们挥手惜别。叶老师短裙飘扬,一阵风吹来春光飞舞,她不愿意承认的小男友在远处拿着单反给大家拍合照,这么清晰的画面仿佛还在眼前。
又是一年春天到,学校里的各种花花花花们又该开了吧,我记得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还真被公园一样的校园惊艳到,每天“华师大一日游”地赶来赶去上各种2B课,路过什么樱桃花还花痴地停下来拍拍照什么的,之后的两年春天是怎么过的简直就像失忆了一样。大二下我在奥兰多,忧伤地回想起来,那时候姐可瘦了,还塞得进1号的牛仔裤,大三下我在电影节,每天吃过午饭去看望一下青海路的樱花树们,也够满足。
然后就是现在了,我在干嘛呢。

我在上班。上次PU问我,上班忙些啥,答曰翻译校对改错拷片子送带子各种跑腿订外卖,除此之外,每天发一条微博。伊PU地一笑说,亮点总在最后。是微博吗亲?今天给老师写新节目的微博宣传语,一拍脑袋从淘宝体、咆哮体一路写到方阵体,把老师惊到了,连连感叹“年轻人的思路我们已经跟不上了!”我简直都无法跟上自己的思路。

昨天晚上白菜问我,毕业以后打算怎么样?我说,再说了。马上被纠正,不能再说了!到时候再说就来不及了。
不久前的一天晚上,接到他的电话,自此开始,总是被他洗脑,总是在回忆过去,说了很多关于以前的事,以前的人绕来绕去都在绕一个“你喜不喜欢我”。每次失恋了他都这样,我都习惯了,他一绕我就不想理他。但撇开这个不正经的问题,他说了很多关于未来的事,都让我足够焦虑。他说他的理想是做投行,毕业以后继续读个书,然后找个工作,然后拿香港身份,然后去美国发展,然后就有不同的路可以选,然后四十来岁功成名就了来个全身而退,挖个池塘养养鱼,过回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关于养什么鱼怎么养,他全都计划好了,一口气讲了五分钟不带喘的,Q&A的环节之后他表扬我,说“迄今为止,也就你能跟上我的思路”。
一笑而过之后我就在想,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和Carrie聊过未来,那时候她还在上海到处找房子,一个月的房租往往占了工资的一半,想来就辛酸。我说我正迷茫着,她说,她大三的时候也是,但到了大四,到了路口了,也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
真的吗?我还是不知道啊。
选择继续读书似乎就是一种逃避,身边的人有的去向已定,有的志向远大,也有的给自己的人生都做完了规划,然后就看看自己,满脑子的问号,满脑子的不知道。

不知道呀么不知道。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