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9 01:30
今天和喜舜谈人生,谈工作,谈生活,谈感情,各种闺蜜见面必聊话题全面覆盖,当然基本上是他听我说。

我们说起很多高中的同学,一一细数每个人现在在干嘛,说着说着,却发现已经记不起班里究竟有哪些人,记在心里的始终是那么几个,其他的,就这么淡忘了。甚至当他报出几个名字,让我觉得陌生到字怎么写都想不起来了。原来,真的会有很多人,就这么变成人生中的过客。
想来还真是伤感,我总是暗暗地觉得,高中的日子离我并不遥远,仿佛一扭头,它还在我身后,母校的红墙与红外线,宿管办的七条狼,班主任的起腰长发,都还历历在目,但扳扳手指却痛苦地发现,又是一年过去了,已经四年过去了。
四年里,丽华姐姐生了宝宝,小圆子也已嫁做人妇,当年遇到的各位老师,其实也就只有比现在的我大一两岁左右,如今也轮到我们走到社会的门口了。我说我不想离开学校这个象牙塔,可是,没有用。

我和喜舜说,我也知道永远都不会走投无路的,我们每个人面前都摆着一条两条好多条路,并不是说哪条就是康庄大道了,但至少有很多选择在眼前,只是难就难在,如何选择。叶老师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和我们说,好怕自己在这个时候选错了路,就错一辈子了。真的,一旦进入了某一个方向,或许就真的不能改了。
那我该往哪走呢?

这两天迪士尼的首轮招聘起航,身边的好友们纷纷通过各个渠道通知我,似乎我的梦想大家都比我更清楚。但话说回来,一个所谓的毕生的目标,怎么可能在我的人生刚起航的时候就达成呢。现实比一切都残酷,最想得到的往往会是第一个让我们痛心疾首的失败,谁不想要一马平川的人生,谁不希望能够有点追求有点成就,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让人这么措手不及。多少人还没开始展翅翱翔,就摔的人仰马翻的,这种例子,身边还少么?

一直以来都是被父母宠溺着的孩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耐多少担当。一直以来都不能算一个非常自信的人,但一直以来也都没有遇到什么特别大的挫折,让我无法直面什么的。今天上班又被老师表扬了,虽然心里也知道,也许只是客气话,也许只是临走之前意思意思的挽留,但想起来又觉得自己多少还有点价值,至少让人有那么点留恋。好像突然就不那么郁闷了。

没有啦,什么郁闷啊纠结啊说出来就能好了,这都是幻觉。其实现在的心情仍然是糟糕到一定境界,即便昨天脑残地哈皮了一整晚,即便今天找人倾吐了很多,真正去面对现实的时候,这些并不能给人什么解脱,反而是更加坠入深渊的感觉,好像被黑暗包围着,手足无措,也无力呐喊。所以,只能晚安。

晚安。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