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2 16:52
星期五晚上听喜舜道郁闷,他说了和黄鱼谈到见家长的问题,却发现爱情在这个时候真的会输给物质条件。看到他截给我看的图,小黄鱼的语气甚至让我觉得心寒,“没有房子存款总有吧”,“靠自己工作以后存的钱怎么可能够”,“没有的话为什么要提见家长?”……看到这里我简直疯了。
我还以为,我们这群价值观相对统一的好基友们,是信奉爱情至上的。我还以为小黄鱼温柔贤淑善良贤德,不会对物质有那么高要求的。如果是来自家里人的压力,那我可以理解,女孩子本身想要过好一点的日子,我也可以理解,但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是不是也太不留情面了一点?
至少我是信奉爱情至上的。
当然我也相信我喜欢的人不会搓到一辈子穷困潦倒吧,哪怕出身贫寒,咱靠自己奋斗呗!看看喜舜,工作也找的很好,简直前途无量的好么,两个人好歹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当初还是女追男,又不是相亲认识的,感情就那么抵不过金钱么?
小黄鱼你不要动摇我的世界观好不好。

喜舜说,他想和她一辈子的,但是她怎么想的,他真的没办法确定,总觉得她过日子有他没他都一样。

听他这么说,我都替他郁闷了。然后我也郁闷了,我很怕这样。
我问他,为毛我老是觉得人家对我不够好,他妈的怎么办?我他妈的就是被HH啦军火君啦这样的人宠坏了是么,怎么办?我他妈的现在是自我保护意识太强了么?怎么办!
他说,你还在想军火,就是不甘心被他甩了呗。
废话不甘心啊,但我也曾以为,我放不下的是我被他甩的事实,不是他这个人,但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这样。我放不下那种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感觉,时时刻刻被牵挂着,妈的他这个情场高手把我对男朋友的要求提高了,真心觉得在宠女朋友这件事情上,没有人能超越他了吧。
我承认,莫名其妙被甩这件事还是占了一部分情感因素的。但何必呢,他早就忘了我的存在了吧。所以并没有那么简单。
喜舜说,你才是情场高手好么?你只不过遇到对手了。

情场高手你妹啊!老子每爱上一个人,哪次不是被伤的体无完肤啊擦!虽然不得不承认,在对于其他人的感情上面,我一直是个Bitch。
说到这个就想起当年董博士写给我的“墓志铭”,哈哈!
妖孽已尽炼狱完,人间又是艳阳天。裙下枉死多少好少年,只愿后人莫再信红颜。
忍不住插播这一段是因为想起这个人了,周四晚上他请我晚餐,他要去美国读博了,恩就是这样。

Anyway,昨晚fc2打不开,于是躺在床上,拿手机写下很多心里话。大半夜的伤感,也不知道在矫情些什么。
我不敢再像过去那样,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了,HH也好,军火也好,哪怕是CY,每次我都败得几乎迷失了自己。安全感和信任感竟然成了感情中的奢侈品,我自私地想要别人爱我多一点,因为我害怕再一次的心碎。

现在眼看着自己慢慢沦陷,却又不敢承认。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