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30 00:58
12月30号了。有没有搞错?!

今天和凯丽小姐以及Jason童鞋去三月咖啡馆,约了传说中的吉他弹唱。结果我很不争气的在前天晚上病倒了,昨天出去high了一天,今天嗓子也哑着鼻子也塞着,自然是什么都唱不了了,麦霸凯丽小姐昨天唱了一下午K,于是也基本处于残废状态。Jason带了琴,接了音箱插了话筒,我们也象征性地随意唱了一小唱,不知道咖啡馆楼上两层的人作何感想,哦呵呵呵呵。

刚才看着日历,不知为何突然就怒骂了一句我了个擦,2012怎么就这么没了。今天,当擦头停在菜场门口,我们迎着淅沥小雨一路前行,凯丽抱怨了一句说,为什么不让擦头停在咖啡馆门口呢?我们笑着回答她说,这就是咖啡馆门口。没去过的人真的很难找到这个开在角落里的地方,我回头对第一次来的凯丽说,去年我第一次来,带着一大群朋友穿过这里,还觉得这什么鸟地方简直太丢脸了。是呢,去年年末的跨年,我带着我的一群狐朋狗友来到三月咖啡馆,结果人山人海挤都挤不进去,最后只能街边找了一个桌游店,玩得倒也够欢腾。倒计时的视频还在手机里,忍不住想要再翻出来看,但什么叫物是人非在这一年里找到了最好的解释,喜舜和鱼分手了,孜又换了新男友,我自己呢?不提也罢……

想到这里,多少有点落寞。总觉得年龄越大,离朋友的距离就越远,交朋友也越来越难。看着自己慢慢改变,拦也拦不住。我想若是过去,多少会想要激励自己一下,化身成另一个自己,在这种时候拍拍自己的肩安慰说,会过去的。如今除了告诉自己,算了吧,其实也没什么,连过去那种心中温暖尚存的错觉都不复存在。今天早些时候还看到当年自己写给筠姨的一封信,信中安慰独在异乡的好友,写着写着自己也有被治愈的感觉。现在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呢。也许时间与成长,残酷就在于这里,世事复杂把自己变得冷漠,不再有期待,不再有幻想,原本的随遇而安如今成了不以为然,这大概也算青春的逝去吧。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