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7 23:04
我覺得我病了,卻不知道怎麼病了,成日頭昏人難受,幾乎在床上躺了兩天,睡不著也睡不夠。
今天發展到頭隱隱作痛,說不出的難過,晚上六點約了人在銅鑼灣吃飯,左糾結右糾結要不要取消算了。吃了一粒藥,躺了一個小時,打算五點出門,臨出門口了又衝到衛生間吐了,把藥也吐走了吧。然後收拾整齊再出門。坐車坐到鑽石山,又四處找商場的洗手間,又吐了一陣,總算稍稍好些了。一度又猶豫要不要給他打電話說改地方,最後還是坐上地鐵奔赴港島。幸好一路都坐到了位子,休息了一陣,胃裡也沒東西給我再吐了,只是嘴裡發苦難受得慌。
到了銅鑼灣,過了一會兒見到了他,然後找地方吃飯,竟然吃的自助火鍋。好吧,這是昨天我挑的,我又不好意思再跟人家說我不想吃這個了。
吃著吃著倒也好受了很多,飯後散步到灣仔,然後坐地鐵回家。
蔣公子確實挺好玩的,一如既往,各種吐槽各種歡樂,也算是改變了我近來的心情。
沒有早先那麼難受了,但人始終昏昏沉沉渾渾噩噩的,是身體最終抵擋不住自己情緒上的任性了麼?浪費了兩天原本該用來寫paper的日子,還剩一週,三篇paper,不知道該怎麼辦。
想睡了,可是還得等pooh回來。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