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8 21:06
中午給自己做了一大碗酒釀圓子,吃了兩口就不想吃了。
剛剛給自己煮了一碗面,蒸了蹄髈,吃了兩口又不想吃了。
到底是怎麼了?今天總算沒有再頭疼,可是仍然倦地不行。卡哈昨晚擔心地電話我說,她害怕我從她這裡感染了病毒,因為她最早也是這樣的症狀,然後一路到現在病了一個月。聽到這些心裡還有有些怕的,後來回到家里一度覺得恢復了很多,又推測是頸椎神經壓迫導致的偏頭痛和反胃,以前也發生過幾次,應該不至於太嚴重。
好多天沒有好好吃飯了,很想罵自己,也很想安慰自己,委屈你了,真的。但是情緒的低落加上final的煩躁,暴飲暴食和食而無味的組合真的不算太好,我不好,我一點都不好。
昨天蔣公子說,你怎麼突然開始更新douban了。想來也挺可悲的,還不是因為其他地方都淪陷了麼,太多熟人在的地方就沒法暴露自己的脆弱,但有些情緒上的需求又讓我不得不寫出來發洩一下,一直這麼偷偷地在這裡寫博客也是這樣,不願意給別人看到,但又覺得有寫出來的必要,我也知道,遲早有一天我會再來翻過過去寫過的文字,也許那一天我會對一切一笑而過。
就像現在,我能對幾年前的心碎一笑而過了。

今天去看了前任的微博,看著他口口聲聲一句句這輩子最愛的人,忍不住冷笑出來,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似乎結果也很悲壯,至少對方沒有回頭的意思。在我和他的故事裏,我也從都沒有回頭的意思,現在想想還能為自己的決絕感到一絲心寒,我倒也真的做得出來。
我知道自己一直是一顆敏感玻璃心,但一旦觸及底線,我的殘忍比誰都鋒利,我幾乎對誰都做得出來的,對自己也是。
看到他說希望她能夠回頭,能夠看到他的堅持與真心,他的卑微竟讓我產生了一種微妙的佩服之情。我想換做是我,怎麼都說不出口的吧。
哪怕付出真心,哪怕覺得沒誰不行,在別人的決然之前,我絕對會給自己臺階下,驕傲使然,讓我無法對任何一個人低頭,哪怕再愛,狠一狠心再多的眼淚都留給自己。2008年是這樣,如今還是這樣。
因為知道結局一定不如我所願,寧願不再為愛奔波。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