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9 01:12
媽媽問起他的近況,其實算是例行公事一般,到第一次讓我覺得懵了。等了一陣我說,呃,不知道啊。
是真的不知道,而自己也一直徘徊在想知道與不想知道之間,說不清楚其中微妙的感覺。愛不愛的,越說越覺得可笑,越想越覺得虛幻,到頭來倔強輸給安慰,留下一地心碎。一些片段不斷地在各種場合莫名其妙地在腦中閃現,一邊勒令自己快停下,一邊又忍不住去想what if的種種,一切的一切總是那麼的不合時宜。
越是不見,越是想念,與此同時,越覺得這是場笑話。夢到為他寫下千言萬語,簡直感動到了自己,醒來以後感到不不可思議,隨後撇撇嘴想,還是算了吧,自作多情比什麼都可怕。
想念也好,心酸也罷,我不相信執念于愛一個人這回事,我也不相信誰非誰不可以,我相信愛,但我不信長久的愛。所以,想起他曾說過的愛,以及我不曾說出口的愛,我都寧願算了吧,在這整件事上,每一步都走錯,也只能怪自己,看到我的倔強與懦弱,曾經畏懼的事最終一件一件地成真,只能說都是命。只是,拖欠了自己太久,始終都想要的答案遲遲無法得到,欠自己的一個解釋似乎永遠無法解答了:我到底喜歡他什麼?我真的不知道。
祝他幸福。

回上海四天,趕了好多場,總被人說孫老闆對我那麼好我應該從了他,聽著聽著反而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孫老闆前陣子來香港,給我帶了一堆東西,送了我一把琴,給我拍了好多照,是啊,他陪我聊天,他各種貼心小棉襖,他對我真好。可是,可是,他是我閨蜜啊。男閨蜜這種東西總被人批被人說曖昧,但是是真的啊,性別在我這兒真的已經被遺忘了,可以毫不猶豫地搬去他酒店的房間住那麼多個晚上,人家說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容易乾柴烈火,在他身上我完全沒有擔心過。
跟身邊的朋友說,別人對你好最重要了,愛一個人太辛苦,被捧在手心裡的感覺誰不喜歡。顧此失彼,我卻永遠得不到。這都是幾時造的孽?甚至覺得自己正在遭受懲罰。
想到答案,但真的沒有答案。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