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1 15:55
2015年,以一場吵架開始。

在一起快一年了,最近半年頻繁吵架,我流過的眼淚比過去這24年加起來的還多。也許是為了標榜自己成熟了些許,也許是不願意真的用筆墨留下證據,縱使每次思緒萬千,我都沒有在這裡留下一字一句,今天似乎到了某個極限了,我覺得我受不了了。

在餐廳裡的時候很生氣,一開始真的很生氣,然後突然就不生氣了,和他說的一樣,他很累,因為他說了多次的事情我不聽。我也好累,真的好累,和他在一起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分分鐘都會犯錯,一不當心就要接受懲罰。

他的確很優秀,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意識不到,或是不願承認自己在面對我的時候,常常會有不經意間的打壓。他說我常常情緒失控,但他看不到自己被情緒左右的時候,他以為他不在意的事情,事實上都在潛意識裡作怪,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踩到一個雷。而當我還絲毫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麼讓他生氣的時候,他用一臉陰沉的冷暴力,開啟爭端。

他說要回家,我說那就回吧。我卻一點都感受不到自己的賭氣了,只剩下心灰意冷,覺得這一切充滿了諷刺。他昨晚說的話在此刻充滿諷刺,我臉上慢慢花開的妝也充滿諷刺。2015年的第一天,這樣開頭,這樣結束,完美詮釋諷刺兩個字。

他頭也不回的走回家了,然後我在他離開的原地坐了整整一個小時,就像上次在food court吵架一樣,我坐在原地沒有離開。就是好累,好累,好累。20度的天氣依然溫暖,我卻漸漸感到身體冰冷,來來往往的行人腳步匆匆,我坐在街邊看新聞描述家鄉發生的慘劇。

媽媽說,太委屈就不要退讓了,這樣過一輩子沒有必要,我的委屈和退讓要他懂才值得。

所以,到底值得嗎?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