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7 23:02
有点头痛,大概累了吧。

今天出去晃了一天,感觉有些神奇呢。早上跑到体育场前的车站坐车,都记不清上次在这里坐公交车是什么时候了呢,外出总是坐地铁的多,上次坐849大概是几年前了,至少那时候的849还是小巴的样子。上车还看到有卖票员的,好怀念好怀念呀。
到了普善路下来再换69路,普善路那里看着还是有些熟悉的,小时候就住在那附近,瞄了瞄周围,然后踏上了去华师大的路。

在门口就碰到了某倩姐,她很HIGH哪,在她带领下参观了校园,吃过饭,我就穿越了。
她们下午一点要排练唱歌,我就被某倩姐拉进去一起排练了。一开始我和她坐在角落里聊天,她们学院基本上全是女生,所以在高亢的爱我中华的歌声中我们聊得也很HIGH,直到她们某辅导员说,大家按昨天排的位子站好,我就囧了。没办法,我只有跟着某倩姐站在最后一排,继续跟她们一起爱我中华。
她们学院也就十来个男生的样子,放眼望过去,全部低于一米七的感觉,听上去好凄凉。
唱着唱着辅导员要求大家手拉手作波浪状,我旁边站了个挺可怕的男童鞋,我我我,囧翻了。某倩姐很激动的跟我说,你看你桃花儿的,第一次来就能牵到我们学院“男生”的手哦!
当然是没有牵那“男生”的手啦,但是我还是不HD地穷笑了,因为她们边唱革命歌曲边做的动作实在太喜感啦。我也混在队伍里面,作热血沸腾状。什么一会儿敬礼一会儿踏步的,还有四十五度仰望前方的动作,托起东方的太阳的动作,我绝对是,穿越了呀。

后来唱完了,她就到了出操军训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华师大校园兜了兜就跑出来了。
然后走了挺久走到了轻轨站,根据宝贝拖的指示坐到赤峰路站,下来以后完全没有头绪了。本来就从来不坐轻轨,出来又发现连个看上去能问到路的人都找不到,打电话给宝贝拖,竟然得到“你就往北走”这样的答案。

我一路向北,乘上139路,坐到复旦大学,然后走到万达广场,脚快断了。
买了个哈皮柠檬,喝了一半就想扔了。晃到沃尔玛门口又晃出来,跑到美珍香买培根。脚快掉下来了。
和宝贝拖会合,又走回复旦,脚要烂掉了。
在旦苑这个名字很好笑的食堂,她请我吃饭,我就顺便冒充了一下,假装我也是复旦的人。囧,又穿越了。

唉,还真会啰嗦,能唠叨那么多。
真的是很累了,不写了,反正都是些废话。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