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04 17:27
中午吃太多了,到现在还一直有点想吐,囧。
早上挂着耳机出门了,哈哈,然后坐地铁到久光百货,然后从当中穿到后门出来,久经曲折找到大阿姨的单位,有点诡异,因为大门在修,走的是个“公证处和烧烤店中间的那个弄堂”,楼上是居民楼,楼下是办公室,还有他们单位。然后上了五楼,跑到王局的办公室,很大很气派,然后就坐下来跟她聊天。
他们刚搬到那里,所以房间里都是装修好的味道,橱门什么的都开着,地上还有没有开封的箱子,窗外是个平台,有很多工人走来走去,吵得不得了。挺有劲的,我坐在她平时用来接待人的椅子上,和王局聊天。
差不多坐了一会儿,就出门吃饭了,点了很多,于是吃了很多,大概是这近半个月来吃的最多的一顿午饭了,撑的来。之前一段时间,一直是走很多路,但也吃不了多少,今天变成吃了好多,最后还打车回家了。
在久光下面的超市买零食,一直很想过来奢侈一把,买一些进口的零食,于是今天去买了很多日本的糖啊巧克力什么的,还有以前在国外买过的那些很好吃的饼干。还买了两盒长得很好看的寿司,本来还想拿点牛排的,看着血淋淋的就作罢了。原本想着过去撒钱买开心的,结果大阿姨在边上死活要帮我付钱,硬是抢走了我的皮夹子,囧死了。
最后还帮我妈跑腿去领月饼,拎着大包小包,没办法只好打车。路上堵死了,堵掉我好几块钱。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早上要去徐家汇,下午标兵说约着去学校看梨花姐姐。
过着过着时间也就这么没了,昨天半夜蜷在床上想了很多,滚过来滚过去的,觉得很烦躁。然后又想到以后住学校那血淋淋的450一年的宿舍,估计滚一下就直接到地上了,觉得有点胸闷。
总是不到半夜不肯去睡觉,过了一两点又在那里睡不着,翻来覆去脑子里跟快炸了一样,偶尔还会打开床边的灯眯着眼睛爬起来,晃一圈再躺回去继续滚来滚去,或者把两层窗都打开,看看外面漆黑一片再把窗关上,稀里糊涂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然后早上八点左右定时会醒,太阳照在身上很热再爬起来拉窗帘,拉好躺回来再也睡不着,折腾到九点多就起床了。似乎是有一种很焦虑的感觉,定不下心,没有办法闲下来,不然就会心慌。
只要安静的坐下来,就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感觉每一下都跳的很重,这种感觉真的不好玩。大概真的一点也不期待大学生活吧,我甚至愿意再回去读高三。对将来要过的生活很迷茫,还有将要遇到的人,马上要开始读的专业仍然是个未知数,会上些什么样的课,怎么个学习法,什么都不知道。

'I thought my problems would just dissipate,
And all my pain would be in yesterday'

But I don't wanna quit you, though you already did it to me somehow.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