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3 02:36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哭。
又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了,脆弱像风暴那样来袭,其实并不是不经意吧。

我对现在的生活,现在的自己,以及身边围绕着的人们一点都不满意。拼命推开簇拥在身边的悲伤与疼痛,以及所有那些既定的事实,所谓的命运,可是越是逃离,越被拽的紧紧的无法动弹。
下午读周国平的一些文字,似乎读到了让自己内心宽慰的东西,可暂时这个词语表示的过程太短暂,似乎是把心中的一些疼痛抚平了,却逃脱不了扣上暂时这个词的命运,暂时忘却,可到了现在,一切又原形毕露了。

很久以前,也曾一个人在半夜里坐在寝室里,在黑暗中哭泣,也曾坐在桌前,写下许多语无伦次的话语,而周围的室友已全在梦乡。也是在那个阶段,读了那一本书,有点像沉沦的感觉,压抑而寒冷,这一切,在现在看来,显得有些诡异的相似,或许是意味深长的巧合吧。

已经有好多天不知道什么叫开心了,强颜欢笑久了,慢慢也骗过了自己,以为真的就能这样快乐起来了。
但我没有,谎言不够牢靠,甚至经不起一点推敲,轻轻触碰,揭露出来的真实的自己就足以打破一切。其实我还是那样,还是无时无刻地在想,在怀念,在欺骗,即便身处忙碌,却总会不经意的走神,或许也不是那么不经意。我陷在那个绝望的漩涡当中挣扎或者佯装挣扎着要爬出来,却始终无法做到,仍旧会在现在这样的时候,难过到不能自己。这些感觉,好像眼睁睁地看着受伤的地方在一天天加剧,还要假装已经开始痊愈。
骗来骗去,嘴上倔强,说着无所谓,可早就埋下了无法挥别的阴影。

卑贱得体无完肤。

窗外再有妖风吹过,那也是在讥笑我卑贱的无所适从吧。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