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1 21:52
礼拜一准备第二天思修的演讲,礼拜二一整天的课,礼拜三一下午要耗费在勤工助学培训和考试上,礼拜四学院迎新演出,礼拜五有两个演讲,其中一个的ppt还没有做好。
几乎可以算是忙的焦头烂额了,事情一堆一堆的就这么出现了,显然是一副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的样子,而我现在竟然还能很镇静地坐在这里敲些废话。
这要么就是充实的大学生活哟,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几乎天天凌晨才睡,每天上课睡大觉看闲书,这种累基本上可以叫做心力交瘁身心疲惫。
上个星期过的格外漫长,之前的礼拜天陪正气男玩,走了几个小时没停,然后一个星期课上好,HH在礼拜五的时候来找我玩。礼拜六去参加人家的秋游,礼拜天在外面混了一天,转眼就又到学校来了。
摆在面前的每天就是ppt,演讲,演讲,ppt,要么外加一点乱七八糟的活动,还有做不做无所谓的作业,浪费人生的课。总是愤愤地把死挂在嘴上,说什么感觉文科大楼在召唤我,可是完全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忙是忙的,忙的要死,可是完全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以及这些现在占据我大部分时间的事情做来究竟有什么意义。
昨天老娘在黑暗中做思修的ppt的时候心中就在怨念,TMD寝室里个女人什么都不管,你以为ppt不做自己会生出来的么!几个作业明明都是小组完成的,从来没看到她出什么力,总是最早一个爬上去睡,还嚷嚷着太亮了要我们关灯。我搞到一点总算把ppt做完,第二天起最晚的还是她。昨天晚上我们三个也算讨论过这个演讲要怎么讲,等她回来了问她,让你准备的部分你想过了么?结果冒出来一句“哎呀,我忘了想了!”,然后爬上去睡觉了。
难道我就长了一张任劳任怨的脸么?!
之前花了很久的时间帮学院迎新的一个剧目做ppt,算是帮人家的忙去做的,结果做也做完了,改也改好了,突然和我们说,估计借不到投影仪,我们白做了。
还是有一点失落的吧,我又不是自找虐,花那么大力气做了一件无意义的事情,但还不至于生气。
于是又觉得,究竟忙这些东西是为了什么。
上次选的课不小心选进去了,于是黑色星期二就这么诞生了。今天第一次去上,本以为是老李的课,结果进去发现是个不认识的老师。再然后就是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了,这老师太有趣了,基本上就是个说话语气半死不活但是语出惊人类似老罗的人物。听说我选的这个课三个老师上,另两个分别是老李和传说中的毛尖,赚!到!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心好累,好憔悴。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