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8 21:01
有人告诉我,她很迷恋妮飘薄荷香的味道。
拿来闻了闻,有一点熟悉的感觉。
这与曾经留在我手上,身上过的味道很相似。
是啊,还记得这种香味呢。
无数关于他的细节都还印刻在记忆里,根本不算深处的地方。
轻轻翻开敷在表层的假象,还能看到凌乱,还能觉得伤口在疼痛。
我也记得几天以后有人要过生日了。
很多东西我都记得。
自己却是那个被抹掉的部分。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