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7 01:24
我们听到她的名字不会感到肉体的痛苦,看到她的笔记不会发抖,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她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情感现实逐渐地变成心理现实,成为我们的精神现状:冷漠和遗忘。
其实,当我们恋爱时,我们就预见到日后的结局了,而正是这种预见让我们泪流满面。

你永远不能拥有太多的天空。你可以在天空下睡去,醒来又沉醉。在你忧伤的时候,天空会给你安慰。可是忧伤太多,天空不够。蝴蝶也不够,花儿也不够。大多数美的东西都不够。于是,我们取我们所能,好好地享用。

如果他为了一个女人离开你,你是可以宽恕他的;如果他为了一个理想离开时,你就不能了。你认为你是前者的对手,可是同后者较量起来,就无能为力了。

不过这算得上“相逢”或算不上“相逢”,有一点却是类似的——怎样意料外的局面下遇见,寂静的错肩后,依旧什么也改变不了。
相逢之后无声无息。

心情的迷惘,或许还会有其他原因。只是它们藏得很深。生活中的大起大落兴许也可以解释,只是得意失意的根源在哪儿,我还不清楚。

飘摇的时代让人逆着永恒行走,一边梦想永恒。

男人心中对献身有一种不可避免的爱好,从中产生了对孤独的恐惧。——他想成双成对。天才人物却想一人独处,即孤独。
荣耀,就是一人独处,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献身。
这种对孤独的恐惧,即忘却自己外在的肉体的需要,就是男人们所高雅地称谓的爱情的需要。

我早就确信完美只能是部分与偶然的,因此无需苦苦追求,事物的真正实质当事物解体时自己会显露出来。

……

来自王小波,毛尖,波德莱尔,落落,卡尔维诺,毛姆,桑德拉,可记不清哪句是谁的了。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